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场薪闻 > 毕业指导 > 行业观察 > 大学生就业未进社区先“跳槽”待遇过低是主因
大学生就业未进社区先“跳槽”待遇过低是主因
作者: 时间:2010/1/8 阅读:469次
北京市从高校应届毕业生中选聘1984人,充实到各个社区的社区工作者队伍中。作为推进社区工作知识化、年轻化、专业化、职业化的一项重要举措,大学生进社区同时也提供了就业新渠道。

目前,进社区的大学生基本还在各街道“挂职”实习,尚未真正进入社区工作。实习期还没有结束,部分街道已经出现大学生流失现象,原因主要是薪酬低、期望前景不佳等。社区“四化”并没有想象中一帆风顺。

仨大学生走了俩

今年7月,东方银座“党务工作站”来了3名应届大学生。他们都是今年招聘来的大学生社区工作者,到东直门街道“挂职”后直接分配到了工作站。街道希望借助大学生高学历、专业背景等特长,促进工作开展。

3个月“试用期”未满,三个大学生中的两人先后向“站长”蒋忠霞提交了辞呈,这也意味着他们主动放弃了落户北京的机会。

“实在是没有办法的选择。”来自湖南农村的小曾离职时对蒋忠霞说,“我都不敢和家里说自己找了这份工作。”不敢说的主要原因是待遇问题。

像小曾这样的大学生社区工作者,实习期每个月能拿到1100余元,转正后大约能拿1300元。如今市区房租逐步攀升,每月扣除房租后,小曾的生活费都显得紧巴巴的,有时候还需要家里接济一下。“上大学、读研究生已经花了家里很多钱,现在不能补贴家里还要继续拿钱,怎么好意思。”

另一位离开的大学生小关来自哈尔滨,没有上一天班就直接选择了离开,前往一家月薪3000多元的广告公司面试。

收入不够生活开销

记者采访中发现,在广安门内街道等地方,也都存在着类似小关这样一天班没有上就离开的大学生社区工作者。尽管目前还没有流失的具体数字,市、街道社工委的有关工作人员表示,流失数量应在几十人乃至上百人左右。

对于大学生离职,老社区工作者表示了理解。“虽然收入差不多,但对于老社工来说,还有一份退休工资或者买断工龄的收入,也不需要出去租房子、买房子。大学生的生活压力要比我们大得多。”蒋忠霞说。

事实上,从应聘之初,大学生就对社区工作存在犹豫情绪。6月6日,本市首次举行了选聘高校毕业生到社区工作的统一考试,共提供2600个社区岗位。全市有16190名高校应届毕业生和大学生“村官”报名,最后只有8544人参加考试,弃考率达47%。参加考试的应届毕业生中,不少人表示,“社区工作是‘备胎’之一”,一旦有合适的机会就“跳槽”。

解决方案提上议程

社区如何留住大学生、留住人才?这个问题显然也已经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

记者从市社工委获得最新消息,为大学生社区工作者提高待遇的解决方案目前已经提上议事日程。不过,为大学生社区工作者提高待遇的同时,也面临着其他数万名社区工作者“同工同酬”要求的压力。其中最有可能的方案,应是以政府购买社区服务的方式,为大学生提供一定的补贴。

据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就业促进司大学生就业处处长李祥伟介绍,当前大学毕业生就业流向为:1%进入党政机关,7%进入国企,10%进入事业单位,70%毕业生进入到基层岗位。大学生到基层工作已经成为主流就业渠道。

来源:
热门推荐